爱情是一种完满 说说笑傲江湖里的儿女情长

  令狐冲爱不爱盈盈?这个问题其实是个伪问题,从文本出发的话,严谨的读者都不会提出这样无聊的问题。但偏偏这个问题成了围绕《笑傲江湖》整部小说的最大话题,进而还引出了诸如“盈盈这个人物是否多余”之类更加荒诞的命题。对前一个问题的否定(或部分否定)往往与对后一个问题的否定性答案相联系,有鉴于此,本人尝试基于新修版文本,从这两个问题入手说说盈盈。

  关于“多余与否”,我想即便刨除冲盈恋的因素,也能明确地说绝不多余。有人认为凭着“独孤九剑”的本事,令狐冲即便独自一人也能把他日后办的的江湖大事给搞定,他搞不定的也有别人来搞定。譬如说,他不杀左冷禅的话,左大可以带着林平之跟岳不群火拼么,而任我行到了该发病的时候自然会心肌梗塞么,何必硬给令狐冲配一个伴侣呢?从令狐冲这个人物本身的角度,我做两点反驳。

  首先,不错,没有风清扬的传授,他不可能一下子受到黑白两道的顶级大佬的另眼相看、平辈论交(向问天和任我行的“令狐小兄弟”,冲虚道长的“令狐老弟”),但是仅有硬件是不够的。无心权力的令狐冲能在一夜之间跃居江湖世界的最高层,使他这个角色能在最考验人的时刻发光,一多半的机缘乃是拜与盈盈那场以少林寺为舞台的绯闻所致(他在这件事前后的几个月的过程中,取得了方证、冲虚、莫大先生与恒山三师太的信任,更别说莫明其妙地就成了任我行钦定的接班人,整个魔教都争相讨好的没有入教的“下任教主”)。如果没有“婆婆”的一时不淡定,那么令狐冲可能会就此沦为华山岳家夫妻店中的一个终日与酒为伴的边缘病号,在不可自拔的自暴自弃中愈陷愈深(令狐冲的心理素质在某些时候真比张无忌差多了,否则不可能那么多次胡思乱想,那么多次主动求死),最终在小师妹结婚前后一文不名地死了,倒节约了君子师傅通令开除所需的纸张。

  其次,更重要的是,“盈盈多余”的逻辑前提“令狐冲一个人也可以完满”绝对不成立,因为隐士讲的是对世事的态度,与独身与否无关。就令狐冲而言,我说了,他不是风清扬,他的心理有时很脆弱,在小师妹眼看要当林家媳妇的时候表现得尤其明显,哪有一点潇洒之气,完全一个洛阳街头的窝囊废。他那时候不成熟,想不开,纠结于华山岳家夫妻店里头的小世界,一旦被这个自己习以为常的“家”怀疑、排斥、打击,便如丧考妣,找不到北了。若无盈盈出来开导他、抚慰他,并陪伴他在大得多的世界里找到了归宿,那他绝对得自杀,可完满不了。

  既然从塑造令狐冲的角度上讲,盈盈不仅不多余,而且不可或缺,那么如何认识冲盈恋呢?我想,不妨先简要回溯一下令狐冲与岳灵珊的感情。

  参照思过崖上的那个雪夜的情景,我认为,两人的感情至少混杂着(主要的)兄妹亲情、同门友情以及少量的男女之情。当然,在那一夜,本就不多的浪漫成份主要在令狐冲一方,而在岳灵珊身上正待破茧而出。但由于岳灵珊的“恋父情结”在令狐冲身上作怪,临门一脚没有踢出,两人感情也就止于斯了。当然,仍然由于“恋父情结”,令狐冲即便那晚在洞里有了什么动作,也只能产生一段无果之情,因为他绝对当不来君子,更戒不了酒,“戒酒就戒酒”不过自欺欺人。

  “我只当他是哥哥”,“她只把我当游伴,她……从来都不尊重我”,这是两人事后就岳灵珊对令狐冲的态度分别做出的最终评判,很准确。岳灵珊确实并不懂他大师兄,只会有意无意地拿她爹禁锢他。那么令狐冲对岳灵珊呢?我们最常见到的有关心理叙述是“哄小师妹高兴”,觉得虽然她现在不喜欢自己,只要成亲的话,自己还是绝对有办法哄得她回心转意,即便到夺帅的当头仍是如此。无数个“哄”字,可不像男欢女爱,更像是小孩子过家家、哥哥疼妹妹而已,而且他清醒的时候也应当明白自己没咋把吧小师妹当妻子。说白了,这就是一段为时较长的青春期朦胧恋,说是恋情,其实根本不算,因为双方又都不咋懂爱情,直到两人分别遇到令自己眼前一亮的那个人。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在三战与积雪的那一天,在他对岳灵珊仍然很纠结、对盈盈仍然不熟悉、不亲近的时候,令狐冲还是坦然接受了“任我行的女婿”的身份,并很直截了当地向盈盈做出了长相厮守的承诺。因为盈盈的全方位魅力是纯粹异性的,没有别的掺杂,而他既然在潜意识层面没有把小师妹放在妻子的位置上,那么盈盈自然一进他心头就给占据了。

  既然令狐冲知道盈盈更好,那为何在与她不断接近的过程中,一再“对小师妹不能忘情”呢?我想,对于他这个“不忘本”的人来说,这是一种深沉的怀旧情结,其对象不仅仅是小师妹,而是他记忆中的整个华山派,那个他想象中的父慈子孝、夫唱妻和、上下齐心、其乐融融的“家”,那个可以为他遮风挡雨的“家”。令狐冲既然心理并不坚强,那么他就更在心底会渴望有一个躲避江湖风雨的避难所,即便这个避难所完全不准他逍遥自在。他重返华山的寻根情结很自然,就像杨过想要回到古墓,张无忌想要回到无人翠谷一样,无非是个精神寄托,而且是个很虚幻的寄托。他被逐出门墙,如同郭靖叛出蒙古,都是在有了新的归宿的时候,被赶出了长于斯的家。与郭靖不同,令狐冲尽管意识到了此“家”表里不一,无可留恋,仍然还曾幻想回归,甚至觉得可为此不惜代价,惯性使然而,就像宁女侠没办法轻易相信枕边的阉人是个恶棍,宁可自欺。然而,武当山两拒冲虚,少林寺再拒岳不群,接着参与刺杀东方不败,令狐冲又是自己一再主动选择了与旧的“家”渐行渐远,与新的“家”愈走愈近。这个过程一步一回头,反复曲折至极,譬如在夺帅时他还在心里自我作践地说什么“报答小师妹的深恩”(当真是把过去一年一再侮辱他的小师妹跟她妈搞混了),但终于在劳德诺和林平之的帮助下及时完成了。所谓“伤逝”,哀悼的不仅是母女俩的惨死,也不仅是“翁婿”二人的生理心理双重变态,更是哀悼塑造了令狐冲人格的那个精神家园的完全崩塌(抑或从未存在)。还好,因为有盈盈,岳不群的真面目没有使令狐冲无所适从。当两人离开那个幽幽桃谷时,他才算彻底进入了精神上的断奶期。从这个意义上说,另辟家园的《笑傲江湖》的主旨确比以回归收场的几部作品更高明。

  那么盈盈自己呢?我们都知道她是因为看到了令狐冲厌世中的豪迈,颓废中的潇洒,为之折服而垂青于他,并最终与他携手人生的。与她爹和她叔欣赏令狐兄弟“天不怕,地不怕”略有不同的是,令狐冲那份毫无心机、颇显幼稚的纯真性格,对她来说确如金子般珍贵,在污浊的黑木崖上绝对没有,在虚伪的正教中也鲜有人闻,当然会产生一股灵魂深处的吸引力,令高傲的心与高贵的心贴到一起。当然,高傲的人谈恋爱得有高傲的谈法。五霸岗上会有禁言令,会有针对令狐冲的必杀令,魔教上下谁也不敢给小两口贺喜(向叔叔例外),归根结底不仅是因为少女的腼腆,更是因为她是“圣姑”,必须有属于“圣姑”的高难度矜持。

  之于令狐冲,不难看出,盈盈对他是几重的存在:心理上更强大、更成熟,可以不断用《清心普善咒》抚慰他的心伤的“婆婆”;唯一能与他合奏《笑傲江湖曲》的灵魂伴侣;富有智计、擅长权变的江湖斗争高手;腼腆得可爱,对自己的胡说八道欲拒还迎的绝色少女。前面三点早有充分论述,我也懒得重复,倒是要强调最后一点构成了与他对岳灵珊的感情的最显著、最根本区别。试问我们何曾见到令狐冲有过略微冒犯小师妹的情欲冲动?好像就思过崖上那被岳不群在若干里外间接扼杀的一刹那,以后就没有了,只是想小师妹最亲近自己,最好能娶小师妹,但娶了干什么呢?令狐冲心里没交待过,于是我们只看到他一再地摸盈盈、抱盈盈、吻盈盈,还笑嘻嘻地跟她说生儿育女的事情,甚至当她爸和她叔就在不远处的时候,他也不假思索地调戏起了第一黑帮的公主、头号魔头的千金。这种纯粹而强大的两性亲昵、男欢女爱,跟小师妹有过么?所谓青梅竹马,在异性的致命诱惑前不堪一击,就像郭靖与华筝的两小无猜面对一个卸妆的小叫花儿的回眸一笑,顿时土崩瓦解。否则令狐冲不可能在吃了十几天烤青蛙之后,就在睡梦中呼唤起了盈盈,还把向问天给吵醒了。话说回来,向问天要是当时多点好奇心,刨根究底地问几句,发现自己居然阴差阳错地和本教驸马拜了把子,估计当场就要当令狐冲的“入教介绍人”,令狐冲说不定也在激动之下就加入了魔教。

  最后又得提到“令狐冲一个人也可以完满”这个错误命题,不妨从中引申一下,问问:“盈盈一个人能够完满吗?”我想,那样的盈盈纵然没有伟大的爱情来赋予人生以意义,也能至少活得不错,可以凭借自身权柄给自己挣来相当的不受干扰的空间,做一个独居而寂寞的隐士。而她丈夫,却是受不了寂寞的。

推荐栏目

笑傲江湖

进入专区>>
  • 游戏类型:网络游戏
  • 开发公司:完美世界
  • 运营公司:完美世界
  • 发行平台:PC

你对该游戏感兴趣吗?